博客网 >

 

奥巴马的infomercial

周末终于可以写一些本周的旧闻。先说竞选。上周三晚上,也就是10月29日,奥巴马花了不低于3百万美元的价格,在Fox、NBC、CBS以及Univision, BET, TV One、MSNBC上播出了一则30分钟的广告(或称之为infomercial,即由广告主自己制作的节目,像中国前几年的新兴医院广告一样)。这样的豪掷型宣传据说为过去16年未有过的大手笔。据说当晚的美国大联盟棒球赛决赛,不逊于NBA决赛的大赛,也专门为这则广告推迟15分钟举行。当然,此举对几个大电视台来说不仅赚到了上百万的广告费,而且获得了高于美国偶像总决赛的收视率,据估计共有3355万人观看了该节目,其收视率也超过了紧随其后播出的大联盟棒球赛的决赛。只有ABC拒绝了奥巴马的要求(当然也有的说是后者拒绝了前者),ABC落得人财两空,估计后悔不已吧。之前有评论说奥巴马是在冒险,因为这么做的结果要么扩大优势,但也可能势得其反,引起选民反感。不过奥巴好似乎不在乎跌几个百分点的支持率,事实证明他这着险棋大获成功。
该广告像是纪录片大片,娓娓道来,通过几个美国普通中产阶级的故事,说明其施政纲领,基本是在重申已有的政策,乘胜追求,锁定胜局。大家可以分析一下其中的宣传技巧和修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tREqAmLsoA
 
Go, Philly, Go!!!
虽然离大选揭晓只有不到一周,但是最近费城最热门的话题并不是这个,而是Philly棒球队夺得美国大联盟棒球赛的总冠军。首先说这个比赛的名称——world series,初听上去感觉是个世界大赛,其实也就美国和加拿大两国的棒球俱乐部参加,虽然网上解释说因为这个比赛在20世纪初举办时棒球也就主要在北美玩,但时过境迁,这个名称现在听上去总有些叶郎自大的感觉。
29日晚上看电视时正碰上直播的最后几分钟,当时Philly队投出一个好球,将对方最后一名击球手三振出局,全场比赛结束。接下来整个费城棒球场就沸腾了。原来自1980年Philly队夺得冠军来,就一直未曾开胡,而费城的篮球队76人队上一次夺取全国冠军也是1983年的事情了。换句话说,费城的任何一支球队20多年来未曾夺得过任何冠军。因此这场胜利对于费城的球迷和市民来说,都可称之为一场20多年久旱之后的甘霖。
当夜比赛结束之后,尽管气温已经降至10度以下,许多市民还是自发聚集到市政厅前的大街进行狂欢,市民的兴奋程度丝毫不亚于北京申奥成功的那晚。我们听得街上几个小青年野兽般狂叫几声Philly world champion后就驾着车绝尘而去。
FOX29台在其他台进入正常节目播出后,迅速反应,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直播。直升机上的摄像机显示数条大街被庆祝的人群堵塞。第二天的报道说人们兴奋过度,掀翻了几辆汽车,抢劫了一家箱包商店,还点了火。警方甚至出动了防暴警维持秩序。
第三天,也就是周五中午,全市举行了更大规模的胜利游行。我们也去凑了热闹。刚步行到21st街和Market St.路口,就无法前进。平素行人寥寥的大街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人山人海。身着红色球衣的粉丝和市民们组成了一道红潮,将Market大道20街以西至市政厅以及和South Broadway大道围得水泄不通。看到举着奖杯的球员乘坐的花车经过的时候,周围人群为之沸腾,人们兴奋地喊着球员的名字。虽然我们只是局外人,也不禁受到感染,激动不已,分享了费城市民的自豪。
一直到下午五点,街上还能看到身穿红色球衣的粉丝,只要看到气场对头的陌路人,就会扯着嗓着大叫几声,然后相互击掌。陌生人之间突然变得非常开放友好,游行和传播就像一场仪式,把所有人联系在了一起。
虽然因为市长Nutter的事先提醒和大批如临大敌的警察采取各种聪明的方式维持秩序,没有出现周三晚上的状况,但游行人群散去后,路上还是一片狼藉,到处是各种饮料瓶和废纸——看来也不独中国人没素质。
 
万圣节游戏
从市中心往大学城走,渐渐开始看到万圣节的迹象了,一些打扮得奇形怪状的青年人开始向市中心汇聚,参加晚会。适值周末,肯定是喝酒狂欢的好机会。
居民区则是另一种温馨气氛。一些家庭在门口的走廊上摆出了各种自家雕的南瓜灯,有不少雕得相当有水准。只可惜了这些可怜的南瓜们,就和圣诞树一样,楞是被人为地糟蹋了。
刚走到我们所住街区的路口,三个打扮成花朵的可爱洋娃娃就伸着手口齿不清地说:tr……treat。LP一时没反应过来是遇上了要糖的小家伙了。我只好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忘记了。幸好这三个两岁的小家伙还不太清楚游戏规则,后来见路对面一个小黑孩在被拒绝后,突然冲对方大叫一声,吓了那个男士一跳,真的是不treat就要trick。
进入6点后,来要糖的小孩逐渐陆续经过。打扮得千奇百怪,尤其一些小洋娃娃看着真是非常可爱。到这里来我们的一个总体感觉是,老美真的把小孩当宠物养,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们一般由大人领着,羞涩地要糖。这年月,在费城这样的危险社区,谁还敢放小孩出来自己social?儿童的生猛程度已经大大降低,而且后来我们发现,他们并不会每家每户敲着要,也基本不向行人要。虽然有了前车之鉴后,我们再出去时身上带了些糖,但很失败的是再没有人向我们要过——估计是看我们长得“非我族类”吧。
根据我们的观察,如果要向孩子们提供招待,应该主动而安静地坐在房前的走廊或楼梯上,再点上温馨的南瓜灯,放着一个大粮盒,而且要打开盖子。如果想要更多的小孩愿意光顾,还要布置些小饰品,弄些假蜘蛛网挂个妖魔鬼怪什么的。如果气氛搞得不好,黑暗中只点盏寒碜的小灯,人家还不惜得来要呢。鉴于万圣节完全是一个买方市场,对成人而言,它实质上是一个上赶着看谁最能吸引小孩的游戏——借机测量一下成人自我形象中的“小孩缘”指数。
 
<< 夏令时和技术统治 / 听基辛格和鲁宾谈大选及美国政治走...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commutheory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