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踩着点到UPenn的Annenberg Center听Impact 08的高峰讨论,以为之前已经登记过,自己也算这次活动的协办者Annenber传播学院的人,肯定有座位,结果到那里才发现错了。先进去的人已经太多,以致于后面必须限制进入。等了半天,里面报告有空座位了,才勉强挤了进去。

进去时费城的市长Nutter已经在讲话。不久前国务卿基辛格和前商务部长鲁宾也坐到舞台中间的沙发,开始在CNN记者的主持下讨论08大选以及美国未来面临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还有两周,下届新总统就将产生,在座两位认为他面临的首要问题是什么?基辛格认为国际关系比较重要,而且要将所有问题放在一起解决而不是分开来一个一个解决。他谈得比较抽象。而鲁宾则认为首先要保持美国的经济稳定和经济大国地位。
基辛格说话比较慢,主持人每抛来一个尖锐问题,都要迟疑一会,然后像是准备不足似地开始回应。但是他不乏幽默,主持人也愿意拿他的不同观点进行调侃。
在自由讨论阶段,其实我心里最解决的一个悬案是第一次总统候选人辩论时,奥巴马和麦凯恩关于基辛格观点的争论,究竟谁对谁错。没想到这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主持人故意随意地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
在第一次辩论谈到伊朗时,被指责在政治上过于天真的奥巴马竟主动攻击麦凯恩幼稚,在政治上拒绝与其他国家对话(包括后来举了无数次的麦凯恩拒绝与西班牙首相谈判的事例)。当麦凯恩提出他的意思是谈判需要前提条件时,奥巴马节节紧逼说麦凯恩在伊朗问题上主张不讲任何前提条件地盲目对话。奥巴马说共和党大佬、麦凯恩的竞选顾问基辛格曾说,可以和伊朗的内贾德进行无条件地接触(Henry Kissinger did say we should have contacts without preconditions)。就像第三次辩论中两人不停地提水管工乔(Joe the Plumber)一样,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像国内的辩论赛一样反复纠缠:究竟基辛格有没有说过这句话。
后来麦凯恩终于忍不住了,冷笑说:By the way, my friend, Dr. Kissinger, who's been my friend for 35 years, would be interested to hear this conversation and Senator Obama's depiction of his -- of his positions on the issue. I've known him for 35 years.
到这份上了,奥巴马仍然心有不甘,恨恨地说:咱们等着瞧(We will take a look)。
今天终于可以瞧瞧在这个问题上最具权威性的基辛格博士怎么亲自解答这一悬案了。
惯例性地准备了一下,基辛格干脆地回答:我们当然不和内贾德这样的人谈判了。这种斩钉截铁的态度引来台下一片掌声。但是,他接着说,我们并不是关闭对话渠道,要展开各个层次的对话。接着他又遥想当年如何成功打开中国大门,把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丰功伟绩又重复了一遍。当时他和尼克松是多么敏锐地发现中国与苏联之间的隙嫌,乘间而入,成功瓦解社会主义阵营。
接下来两人谈到的核心问题是如何保持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看来两位都对此比较谨慎,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希望美国不是简单地武力称霸,而是多与世界其他国家合作对话来解决问题。
越接近尾声,主持人的问题越来越有趣了,佩琳、奥巴马、俄国,甚至中国问题都拿了出来。中国问题是提给鲁宾的,鲁宾先澄清了一下说他和中国没有特别的关系,这引来一阵大笑。接着他提出中国也有自己的问题,而且中国政府清楚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也在积极地解决,不要简单地将民主等标准强加在中国头上,发展中国家的富裕需要一个过程,应该允许一定的权力集中方能解决发展问题;美国应该和中国成为盟友,共同领导世界。基辛格也补充说社会主义已经不是中国人的主要关注点,美国不应该总在意识形态上做文章。总的来看,这两个人对中国的态度代表了一部分美国开明政治家的态度。
 
<< 每周一博:infomercial... / 裙子长短、音乐品味与社会经济状况...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commutheory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